瓶邪/盾冬无差/HP原著向|
词作/法系写手/中抓已退|
佛系/侠气/矫情|
微博@温酒三千盏|
 
 

【盾冬】养呱实录(下)(完结)

前文:(上)(中)

(五)

一周前,呱唧和史蒂蜗开开心心地上路了,老母亲给他们准备了乳蛋饼,因此他们决定前往森林来一次短途旅行。

他们穿过森林前的草甸、进入浓阴蔽日的清凉又茂密的树林,在铺满落叶的松软草地上搭起帐篷,呱唧用随身携带的小斧头砍来大小适中的柴火,史蒂蜗负责生火。

就在他们美美地享用乳蛋饼,并计划接下来拍明信片给老母亲时,呱唧的幸运铃猝然发出刺耳的嗡鸣。

灾难发生的猝不及防。

森林里的神秘组织嗨爪其实是个非法武器和呱体实验研究中心,主要研究武器能源和呱体改造。他们对呱唧无限能量的幸运铃垂涎已久,这只幸运铃能反复使用,能量原理与其他呱携带的一次性四叶草大不相同。在邪恶博士左拉的带领之下,他们曾前往呱唧的小屋尝试骗取呱唧老母亲的信任,可惜未果。于是根据首领红骷髅的策划,嗨爪趁呱唧进入森林短途旅行时发起了一次精心准备的突然的进攻。

恶意弥漫在森林上空,在呱唧和史蒂蜗被来自嗨爪的敌人包围时,呱唧第一时间把瘦小的史蒂蜗挡在身后。

战斗是没有悬念的,嗨爪不仅想要夺走幸运铃,还准备抓走呱唧去做呱体实验,左拉声称呱唧是他见过最合适进行改造的呱,他还在这次围攻前研制出了抑制运动神经的弥散性药剂。

这整段过程山姆并未亲眼目睹,全部通过史蒂蜗痛苦的转述。呱唧在打斗的后半程受到药剂影响,矫健的身手渐渐缓慢,反而是史蒂蜗因为有壳的阻挡没有受到影响。当嗨爪将昏迷的呱唧拖拽走时,史蒂蜗死死地咬住红骷髅的一只脚,甚至扯断了它,可惜红骷髅是只毒蜘蛛,他其他的数只脚挥舞着,残忍地踢昏了史蒂蜗。

呱唧被抓走了,史蒂蜗从昏迷中醒来,森林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生机勃勃,温暖的阳光顺着枝叶的空隙倾泻而下,而史蒂蜗却只觉得寒冷。凌乱的帐篷、杂乱的各式各样的脚印,甚至还有暗色的血迹和泥土混合在一起,无一不暗示着不久前发生的灾难。

史蒂蜗发誓要救回他的伙伴、他的呱唧,他巧遇了也来森林采蜜的老朋友蜜蜂山姆,以及另一位伙伴娜塔莎。娜塔莎也是毒蜘蛛,品种是黑寡妇,可是别误会,她是位迷人又热心的漂亮小姐,与红骷髅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类型。

可还是不行,敌人的数量仍然远超他们三个,他们需要在质量上取胜,尤其是史蒂蜗,他迫切地需要进化、提升,起码能独自干翻红骷髅,就在这时,娜塔莎提到了森林深处的厄斯金博士,与左拉不同,厄斯金博士是位令人尊重的绅士,平生最反感恃强凌弱。近日里,他正巧研制出了一种超级蜗牛变异血清,可以将蜗牛的身体素质提高到四倍的水准,而他正需要一位蜗牛志愿者来验证血清的效用。

史蒂蜗搭载在山姆的脚爪上,他此时分外庆幸自己比其他蜗牛更加瘦小,得以被山姆抓起来带飞,娜塔莎则从地面前往。他们以其他蜗牛望尘莫及的速度跋涉过草地、漂流过小溪,深入森林腹地,来到了厄斯金博士的住所。

在厄斯金博士那里,史蒂蜗坚定的双眼取得了博士的好感,他毫不犹豫地注射了血清。经过一番痛苦的变异,史蒂蜗在第三天成功了,如同博士的预期,他的各项身体数据都已经扩大为原先的四倍,甚至已经相当坚定的意志力也有所增长。同样,他的体型也增长为一只巨型蜗牛的水准,让山姆和娜塔莎叹为观止。

崭新的史蒂蜗从厄斯金博士这里打探出了嗨爪的大本营,他趁着夜色同两位伙伴一起潜入嗨爪内部,经过一番惊险的突围,终于成功救出了实验台上的呱唧,同时抢回了他的背包,可惜幸运铃被嗨爪严加看守,暂时留在了嗨爪。

森林里的黎明并不静谧,各种昆虫齐声歌唱,连同风声奏响一曲优美的协奏。变大的史蒂蜗踏着晨光走向醒过来的呱唧,有些激动地开口:“呱唧?我是史蒂蜗,你还好吗?”

而呱唧的回答令他们都猝不及防。

他一把抢过史蒂蜗手中、属于他的紫色帐篷,冷冷地抬头:“谁他喵的是呱唧?”

呱唧在嗨爪被注射了改造药剂。史蒂蜗在与山姆、娜塔莎的眼神交流中确定了这一点,自从呱唧被嗨爪抓走之后,他对嗨爪的恨意与日俱增。

事实总是如此残酷,呱唧在嗨爪的实验台上躺了整整两天,他被左拉注射了改造药剂,因此能在接下来的折磨中活下来,甚至快速的愈合能力让他在被救出时已经没有什么外伤。红骷髅要求将他改造成忠于嗨爪的一支武器,他拼命的反抗,甚至连相应的药剂都不能奏效,于是,他们给他洗了脑。

不过所幸,史蒂蜗的救援来的及时,嗨爪还没来得及给被洗脑的呱唧下达任何指令,他的脑海里仍有之前的模模糊糊的记忆和本能,并且有逐渐恢复的趋势。在被救出之后,他所吃下的最后一块乳蛋饼让他迫切地想要回家,回到他印象里熟悉而安全的地方。

尽管他其实不知道家究竟是个什么地方。

呱唧背着熟悉的背包、沿着熟悉的小路,在晨曦之中走向家的方向,在他身后,史蒂蜗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,山姆和娜塔莎一脸同情。而远处,嗨爪的大部队正卷土重来。

(六)

山姆讲到这里,老母亲的泪水已经浸透了呱唧带给她的手绢,尽管山姆的讲述趋于简练,但她依然能够脑补出每一个令人心碎的画面。她终于明白了三天前呱唧回家时的异常与这几天中异样的沉默,他的记忆正试图突破洗脑的桎梏,在熟悉的环境中一点一点拼凑出完整的过去,这个过程缓慢而痛苦,而呱唧显然坚持不懈。

面对这样一位哭泣的母亲,山姆显然有些不知所措,还是老母亲自己恢复了过来,她抽泣着、断断续续的问道,“好孩子,谢谢你救下了我的儿子,他现在很安全,史蒂蜗现在在哪儿?”

于是山姆继续讲述了他们在呱唧离开后的经历。呱唧暂时安全,并且显然想要一个人呆着。史蒂蜗远远地护送呱唧回到了家,然后联系了当地的神盾局,共同应付跟随而来的嗨爪剩余势力。

他们三个连同神盾局浴血奋战了三天,史蒂蜗一人就干掉了大部分嗨爪残部,并且找到了左拉改造呱唧的全过程记录,在神盾局的阻拦下,被捕的左拉勉强逃过了史蒂蜗的怒火。史蒂蜗暂时不得脱身,神盾局还需要他帮助寻找红骷髅,于是在战斗进行到尾声时,山姆被史蒂蜗拜托来给老母亲传讯,同时探望呱唧。

老母亲终于止住了哭泣,她看向有着温暖的橘色灯光的小屋,呱唧正在二楼的窗边写日记。她问山姆,“孩子,你要不要进屋去看看呱唧?”

山姆拒绝了,他表示现在的呱唧连史蒂蜗都认不出,和陌生蜜蜂见面只会增加他的惊恐,于是山姆在院子里喝完了老母亲给他端来的热腾腾的姜茶,并且盯着呱唧的窗户直到他整个呱都躺上床关了灯。

然后山姆就在夜色中飞走了,他要赶回森林给忧心忡忡的史蒂蜗一颗定心丸,以便他能尽快解决红骷髅,然后亲自来找呱唧。

山姆并不想自己的复眼被彻底闪瞎。

(七)

接下来的两天中,老母亲趁呱唧在专心致志地做手工和吃饭,借打扫房间的名义偷偷看了呱唧的日记本。以前她从来不偷看呱唧的日记,认为需要给儿子以私人成长的空间,可是这一回,她真的很担心目前呱唧的心理状态,试图通过日记了解呱唧的恢复程度。

出乎老母亲的意料,呱唧的日记上丝毫没有提及自己的经历。

在回家的第一天,呱唧这样写着:“史蒂蜗……我认识他。他到底是谁?为什么我之前的日记里会写满了他?我想不起来他是谁,也想不起来我自己是谁,不过,我想我会想起来的。”

此后几天,呱唧的日记上充满着琐碎的片段,全都是他回想起的和史蒂蜗的经历,这些事情印刻在呱唧的脑海和骨血中,就连洗脑也不能完全抹去,一旦有了回忆的空间,就蓬勃而生。老母亲看到呱唧记下了小小的史蒂蜗说他喜欢吃奶制品,因为想要长得和呱唧一样高;他们一同窝在被窝里,呱唧会装睡然后享受史蒂蜗抽走他的书、给他盖被子的机会;他自己啪嗒啪嗒飞跑在公路上,然后回头去看着急急忙忙追赶来的史蒂蜗,嘻嘻哈哈的笑。

往前翻去,呱唧此前的日记里同样充满了史蒂蜗,各式各样的史蒂蜗。

只有史蒂蜗。

曾经一度担心儿子会孤独终老的老母亲,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(八)

史蒂蜗是在呱唧回家之后的第五天傍晚赶来的,他的敲门声中终于没有了之前的不紧不慢,连力气都大了四倍。

老母亲给他开门,巨型史蒂蜗挂了彩,连坚硬的壳上都出现了硬物碰撞的痕迹,在夕阳的光晕里熠熠生辉,像战士的勋章。

可他还是那么的真挚可爱。他对老母亲打招呼,声音里带着一点心不在焉,而他的目光也急匆匆地越过门口、越过小桌子和桌上的蜡烛,精准地聚焦在正在做手工的呱唧身上。

老母亲心领神会地让到一旁,史蒂蜗向呱唧的方向走去,他的触角带着一丝明显到可以察觉的颤抖,可他的声音却一如既往的稳定:“呱唧?”

而呱唧也露出了回家以后的第一个笑容,虽然很微弱,可他的唇角的的确确上扬出一个可爱的弧度。他说:“你妈妈叫萨拉,你以前常常往鞋里垫树叶,史蒂蜗,我以为你没有这么大。”

在他们身后,老母亲喜极而泣。

(九)

史蒂蜗带来了呱唧旧的幸运铃,神盾局从嗨爪的大本营里找到了这个。不过老母亲把两只幸运铃都埋在了三叶草田里,希望它们能促进四叶草的生长,她担心再有什么组织为了幸运铃的无限能量找上门,进而抓走呱唧。

因此呱唧再出门旅行时就要使用四叶草当幸运符了,就算有幸运铃的加成,四叶草在田里的生长依旧是随机的,不过史蒂蜗说会在旅行途中尽量收集四叶草,保证让呱唧想出门时有幸运符可带。

呱唧还没有完全想起一切,但是老母亲坚信,有史蒂蜗的悉心照料,他一定会很快彻底好起来。在史蒂蜗的陪伴下,呱唧的回忆速度比他独自的那几天快了四倍。

在田里收获第一颗四叶草的那个早晨,呱唧和史蒂蜗踏上了新的旅程。老母亲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小路尽头,淡金色的阳光洒满他们鼓鼓囊囊的背包。

老母亲又掏出了那条手绢,她边擦着眼角,边等待着门口的信箱里出现新的明信片。

不过也说不定,下回的明信片将会由山姆的蜜蜂快递亲自送来。

希望到时候山姆的复眼不会像他的全身一样漆黑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
结束啦!计划写五千,结果今天一天写的超过了前两更的总量,一共将近七千。把一个明明很可爱的故事写的好寡淡QAQ可能是因为老母亲的视角太佛系了。这篇算是突如其来,不在年初的开坑计划内,但是呱唧和史蒂蜗实在是太太太戳心啦。

谢谢大家追文!下个故事见啦~

23 Jan 2018
 
评论(2)
 
热度(81)
© 温酒酒酒 | Powered by LOFTER